追蹤
【放逐愛情,流浪攝影。】
關於部落格
世界上有"真實"和"虛假",
連這裡也一樣,
"不要輕易的相信"這些文字...
(1280*1024)
  • 989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0

    追蹤人氣

爺,一路順風喔。






記得是我研究所一年級下學期吧
在沈悶的研究室裡
接到了一通家裡打來的電話。


「爺爺檢查報告出來了」


(恩?)
(什麼病?!)


「胃癌,第三期。」


一開始,我不知道所謂的第三期涵意的意思
最後問了我大妹才知道
原來癌症只有分四期。


(還剩多久時間?)


「不一定」
「要看個人的身體跟治療狀況」


(我只是想知道大概的時間...)


「不超過二年吧...」



很多事情,從那一天之後
都不一樣了。


老爸總是順著爺爺的意思
他想去哪,就載他去哪
那一年
他87歲了。




那時候開始,老爸每天中餐過後
就會送爺爺去隔壁里的土地公廟跟一堆人聊天
等下午天黑時
在去接他回來。


「找點事情讓他做,有掛念他才不會想太多」
老爸這樣講著


所以
每天下午去土地公廟成為了爺爺的興趣
也變成了他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有時後,我覺得活的太長壽
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隨著身體的機能退化
慢慢的很多事情都不能做
說明白一點
或許就是等著老天爺召喚去另外一個世界吧...





「有時後覺得死一死,或許會好過一點」
那是發現癌症前的幾個月
爺爺在樹蔭下
喃喃自語講著
碰巧被我媽聽到...



該說是老天爺捉弄
還是真的是命運的注定
爺爺感嘆完沒多久
就檢查出癌症了...



伴隨著住院、檢查、化療、療養
老人家在醫院裡
成天只會問照顧他的人一句話


「哪時候可以回家?」


當我小妹在電話那頭這樣告訴著我時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或許是家裡的神明、隔壁的土地公保佑
化療後
又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了。





一直平穩著過了三年。







那一天半夜,我正要下樓收拾廚房裡的飯菜時
發現爺爺躺在客廳裡的躺椅上
我問了他幾句
他說身體不舒服。


我叫醒了老爸
老爸下樓關心著。


是胃痛...


「有時後想想,喝農藥死一死會不會比較快活。」
爺爺躺在躺椅上
講出了這樣的話。


也許,身病的人都有這種消極的想法吧。




農曆6月10幾號
安排了爺爺住院治療...


老爸沒有講明
爺爺也一直以為是定期的去醫院打點滴


那幾天
爺爺一直看著點滴
一直想等點滴打完時
可以回家。




治療期間
其實發生了很多的事情...


老爸和醫生討論的結果
就是開刀切除胃的最下面那部分


但考慮到身體狀況
醫生建議先調養到身體OK時
再來評估適不適合開刀。


調養期間,又生了一場病
住進了加護病房、插管
經過漫長的治療
轉出了普通病房時
卻得到了加護病房症候群...


大妹是護士
她總以為
"加護病房症候群"只會出現在教科書上...



轉出加護病房時
我們家族的人很認真的在考慮著
是不是要繼續動手術
老媽、姑姑、親戚們覺得
還是讓老人家回來家裡就好
別在醫院受苦。


老爸堅持要開刀治療
對他來說
長痛不如短痛。



隨著時間的治療
到了開刀那一天
開刀結束
一切都順利著。


術後也持續的調養著身體。



「可能可以回來過中秋節。」
中秋節的一個禮拜前
老爸這樣說著。


但,很多事情
不是人們說了算...



9/20凌晨2點
我剛從高雄拍攝婚禮回來
去了一趟醫院


「穩定很多了」
老爸依舊在病房裡照顧著爺爺。


9/20下午
爸媽、我在病房裡等著二個妹妹要來輪班照顧爺爺
那一天我提早回家
老爸老媽交代完照顧的事項
也隨後回到家裡。


9/21晚
老爸又去了一趟醫院
照之前的慣例
通常病房有我當護士的大妹照顧時
我爸通常會比較放心在家休息
但...
那一天所有的姑姑都回來了
因為爺爺又轉近加護病房了...



9/22早上


「爸叫你去醫院一趟」
老媽跟五姑姑回來家裡時
這樣交代著。


(怎麼?)


「下午加護病房探視時間,記得去一趟!」


(恩)
那時候,其實我們心裡都有了個底...





下午三點的病房會客
我提早了一個半小時到。


老爸、二個妹妹在加護病房外的等著
從他們的臉色我知道
事情不妙...


爺爺已經開始心律不整了...



下午三點的會客
隨著老爸、二姑姑、我、小妹、大妹輪流進去看已經呈現昏迷狀態的爺爺。


說真的
我不知道躺在那張床上的爺爺
是不是聽的到我再呼喊?!


一次二個人的會客
最後是小妹、大妹、老爸留在裡面。



「病有好一點了」
「你要喘大口氣一點」
那是病床邊
老爸最後跟爺爺說的二句話


爺爺似乎有聽到我爸的話
在吸了一大口氣之後
心跳停止了。



大妹說,她感覺的出來爺爺一直在等
或許
他知道他兒子在病床邊了
他能放心的走了。



隨著醫院的救護車
爺爺的遺體也回到了家裡
簡單的靈堂
已經聽到消息的親戚們
都已經回到了家中


在簡單的祭拜後
大伯母說著,隔壁的土地公已經帶爺爺去報到了。
也隨著她的闡述
才得知
得知癌症後的三年
也一直是隔壁的土地公在關照著


只是颱風剛過
廟裡的爐濕掉
土地公沒有法力繼續保佑著爺爺


巧的是...
通常每天在整理那個爐的人
卻是我爺爺。


10/06
公祭、出殯、火化、入塔
也希望爺爺在另外一個世界能過的好
奶奶也是。








「妳覺得我該讓爺爺插管嗎?」
那是第二次進加護病房
老爸問著大妹的話。


『我們觀點不同』
『如果是我,我會同意插管』
『但是您是他兒子,我們立場不同』
大妹很冷靜的說著。



我不知道插管有多痛苦
但我也不希望爺爺在痛苦下去
只是
能做決定的人
只有老爸一個人...


如果我是爺爺,我會選擇不插管...
或許
離別很難過

我想那就是生命吧。








爺,你跟奶奶在那個世界過的好嗎?
請您諒解您兒子的決定
他只是想讓妳好過一點。






**我們在生命的過程裡,往往先學到的,就是哭泣。然後是珍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